当前位置: 主页 > 联系我们 > 以新发展理念引导促进数字经济发展
  数字经济作为新事物,成长过程中难免带有一些“野蛮生长”的特性,因此对数字经济的看法和评价,社会上亦喜亦忧。同时,由于现行体制机制的原因,还存在不少制约数字经济繁荣发展的外部因素。本着包容审慎、兴利除弊的态度,一方面需要塑造有利于数字经济发展的营商环境,另一方面需要破解数字经济发展的消极外部性。笔者认为,必须以新发展理念为指导,促进数字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
  一是以创新发展理念为指导,突破数字经济发展的核心技术瓶颈。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战略支撑,是新常态下保持经济中高速增长和高质量发展的主要驱动力量。数字经济首先是技术创新的结果,是累积创新引致的集中突破。现阶段,我国许多产业仍处于全球价值链的中低端,一些关键核心技术受制于人,发达国家在科学前沿和高技术领域仍然占据明显领先优势。为此,今后需要围绕“数字中国”的战略目标,采取差异化策略和非对称路径,抓住“底层技术”不放松,着力发展能够引领产业变革的颠覆性技术创新,积极布局新兴产业前沿技术研发,以技术的群体性突破支撑和引领数字经济产业集群的发展,实现后来居上。
  二是以协调发展理念为指导,引导数字经济持续发展。在数字经济体系中,社会化分工更加细化,社会化协作更加紧密,跨界成为新常态,平台企业之间的竞争演化为生态圈对生态圈的竞争,竞合成为数字经济下企业竞争的最高境界。数字经济发展过程中必然涉及多方面的协调关系,比如,数字经济与传统经济的协调问题:数字经济对传统产业既具有替代效应也具有促进效应,如工业机器人的广泛应用,一方面有助于提高扩大传统产业的产出效率,另一方面不可避免地产生对人工和管理人员的挤出效应,这就存在着发展节奏和应用场景的协调问题。再比如,数字经济自身内部的横向体系及纵向生态的协调问题:数字经济在柔性生产、精准营销、用户参与、供应链及物流组织方面,对企业内部的跨部门大规模协调协作要求很高,对平台企业是个极大的考验和锻炼。还比如,数字经济的产业政策和监管体系的协调问题:共享单车、共享汽车等共享平台涉及线上线下、软件硬件、基础设施、所有者利益、消费者权益、公共秩序、公共安全等一系列问题,涉及多方面主体之间的利益关系,需要坚持共治共享的协调理念,发挥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同时更好发挥政府的统筹规划和有效监管作用。
  三是以绿色发展理念为指导,引导数字经济健康发展。数字经济的“去物质化”有助于减少社会经济活动对物质的消耗,进而减少能源消耗,同时数字经济与其他产业的融合有助于带来更大的节能效果。因此,发展数字经济总体符合绿色发展理念。新能源汽车替代传统能源汽车的历程,就是汽车产业绿色化的过程;共享单车、共享汽车等模式的发展,在提高社会资源利用效率的同时,也从节能减排角度促进了经济发展的绿色化。电子商务、移动支付、新媒体等业态的发展,不仅降低了市场交易费用,而且也促进了资源的节约使用。当然,数字经济在促进社会经济绿色发展的同时,也带来不少新问题,如共享单车乱停放问题、外卖附带的餐盒餐具以及餐余垃圾问题、手机等各种内置器件和外置配件的“电子垃圾”问题。这就要求在数字经济发展过程中,对各种负外部性问题进行有效的治理和监管,采取有效激励机制促进绿色化生产和绿色化消费。
  四是以开放发展理念为指导,引导数字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对拥有知识产权的数字经济企业来说,始终需要在开放与控制两种策略中进行权衡取舍:究竟是以开放方式允许其他厂商使用其界面和规格,还是独占系统来维持控制?一般来说,开放可以通过做大安装基础为用户创造更大的价值,有助于促进整个行业市场的扩大,而控制有助于在既定行业市场中企业所占份额的增加。理性的选择显然在于促进知识产权价值最大化,而不是最大化控制。随着Linux成为大型机主流系统以及移动设备在全球的普及,越来越多的数字企业摒弃闭源系统转而采用开源系统,如谷歌的安卓系统始终是开放的。即便是被认为是“全球行事最隐秘的公司”的苹果公司,无论是对顾客还是对供应商,实际上远比人们想象的开放得多,面对开源操作系统的优势,苹果公司的闭源操作系统也将会日益从控制趋于开放。在数字经济系统中,标准问题非常重要,统一的标准可增进兼容性和互用性,但标准从来不是天然存在的,而是不同标准企业之间竞争演化的结果。与其漫长地等待统一标准的最终胜出,不如出于开放理念去直接做大行业“蛋糕”,在这种场合下,由相关行业国际组织、企业间联盟通过谈判协商,在初始阶段强制统一标准有助于少走弯路,必要时也可由政府直接推出强制性标准。现阶段,中国正在加快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更大范围、更宽领域和更深层次的开放格局,将有助于各类数字企业进入中国,为中国经济发展注入新动能。
  五是以共享发展理念为指导,引导数字经济实现包容发展。数字经济特别是共享经济本身就契合共享发展的理念,比如企业间共享知识产权在扩大自身生存机会的同时也推动着行业进步。总体上看,数字经济对经济增长和社会进步有着不可替代的历史性贡献,但如何缩小“数字鸿沟”也是摆在各国面前的一大现实问题。从就业角度看,数字经济产生了高价值创造和高工作收入的机会,但其与传统经济之间几乎没有就业转换的通道,工业机器人和服务机器人应用领域的不断扩大,势必对传统产业工人甚至中层管理者产生一定程度的替代,这就容易引发社会分层。面对这些新矛盾,政府需要在数字经济发展节奏、产业转型转移升级援助、新技能培训、税收调节等方面深谋远虑,提早规划和布局,动用各种经济杠杆发挥二次分配的调节作用,使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不断步入包容性增长的轨道。数字经济企业特别是各类平台型企业,在妥善处理好平台中各种利益相关者关系的同时,应出于共治共享的理念,为构建和谐友善的社会积极承担社会成本。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