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联系我们 > 支持民企贵在“行”而非“形”
  这里的“行”就是指实实在在的行动,而“形”指的各种类型“武装”得比较齐全的金融机构。回顾改革开放40年的发展历程,现在我国已经形成了以银行业、证券业、保险业三大行业为主,以商业性金融机构、政策性金融机构、互联网金融等为辅的现代金融机构体系格局,金融服务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不断提升,从1978年的2.08%增加到2017年的7.95%。当下,我国已形成了金融机构多元化、金融市场高效化和金融体系法制化的格局。
  所谓金融机构多元化主要表现为,金融机构多样性增加,形成了由商业银行、农村信用社、证券公司、保险公司、财务公司和外资银行为主的金融体系,尤其是非银行金融机构发展迅速。2004年至2016年,农村信用社、证券公司、保险公司、财务公司和外资银行的年平均增长率分别为9.02%、28.42%、24.36%、19.06%和20.08%。金融市场高效化一方面表现为财政性存款占比不断下降,从1978年的16.22%下降至2016年的2.34%,而单位存款占比在1978年至2010年一直在30%上下波动,在2010年之后则显著上升至50%左右,可以看出金融市场的有效性和市场化程度不断提升。另一方面,在我国上市公司中,国有企业数量占比呈现逐年下降趋势,民营企业占比则不断上升,自1993年最低值的24%上升到2017年的61%,民营企业资金的高流动性促进了股票市场有效性的提升。而金融体系法制化主要表现为,金融监管方面的一系列法律法规相继颁布,关于银行、保险、证券、基金、外汇、利率等方面的规章制度不断完善,金融监管不断加强,金融风险防控能力不断提高。
  但是,为什么我国种类齐全、体系庞大的金融机构体系仍满足不了民营企业的金融需求?因为思想动力决定行动方向,而行动方向指导行动结果。2017年12月7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了对中国的金融体系稳定评估(FSSA)报告。该报告指出,自2011年起,中国的金融体系在规模及复杂性上都发生了巨大变化,金融体系得到迅速膨胀,且更为复杂。比如,金融资产占GDP比重由263%升至2016年的超过467%。中国银行体系内的增长主要是来自股份制银行、城市商业银行和农村商业银行。而IMF所说的中国金融体系的复杂性,主要是指这几年国内资产管理业务或理财产品大行其道。近年来理财产品余额占GDP的比重由2010年的7%升至2016年的39%,扩张速度非常惊人。而这些资产管理业务,其产品结构日益复杂,透明度低,所募集的资金基本上流向房地产市场及部分产能过剩的部门及行业。中小银行约一半的资产不再是贷款,而是投资组合,但都是以理财产品名义借出。不仅如此,近几年金融机构热衷于“赚快钱”、资金“脱实向虚”、在行业内“空转”等金融乱象丛生。
  据统计,现在我国民营企业近2500万户,其作用和贡献可以用“56789”五个数字来概括:“5”即民营企业对国家的税收贡献超过50%;“6”指的是民营企业的国内生产总值、固定资产投资以及对外直接投资均超过60%;“7”是高新技术企业占比超过70%;“8”是城镇就业超过80%;“9”是民营企业对新增就业贡献率达到了90%。鉴于民营经济在国民经济中的突出地位和重要作用,金融支持民营经济发展责无旁贷。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民营企业或小微企业短期内利润低、成本高、风险大。而金融天然具有的逐利性以及“嫌贫爱富”特征,对于民营企业特别是民营小微企业自然就缺少关注。如果金融机构没有支持民营企业的内在动力,即便是金融机构体系再发达、再健全也于事无补;即便银行是属于民营性质,也未必会真心支持民营企业。
  那么,金融支持民营企业如何做到“行”呢?笔者认为,要推动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就必须通过政府政策支持和引导,比如通过贷款减税、贷款贴息、金融机构小微信贷补贴、保险补贴等手段,切实解决金融机构的放贷意愿和内在动力问题,弥补金融体系自身的缺失和不足,助推金融回归本源,服务实体经济。尤其是推动金融服务民营和小微企业,提高金融普惠性。
  前不久,财政部、税务总局发布了关于金融机构小微企业贷款利息收入免征增值税政策的通知;央行行长易纲强调,金融部门要始终坚持“两个毫不动摇”,对国有经济和民营经济在贷款、发债等金融政策上都一视同仁;采取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监管政策等“几家抬”的办法,激发金融机构的积极性,畅通政策传导机制,进一步加大对小微企业的金融支持力度。同时,要准确把握民营企业平均生命周期短、首次贷款难、风险溢价高的客观规律,构建服务民营企业的商业可持续模式,加强风险防控。这可谓金融支持民营企业的“政策行动”,真的是非常大的手笔。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