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联系我们 > 西安:高科技手段 观测奇妙“集体婚礼”
  日前采访了刚从青海三江源野外归来的吴晓民研究员。从2018年年底到2019年的4月,“藏羚羊”专家吴晓民已经数次在藏羚羊保护区进行科考,并首次将太阳能无人机应用到了藏羚羊保护中。
 
  “我们的工作环境,就是在挑战生命极限的地方。”吴晓民已经研究藏羚羊16年。西藏-青海-新疆相连的无人区面积60多万平方公里,平均海拔5000米左右,气候寒冷、空气稀薄,被称为人类“生命的禁区”。2001年,青藏铁路开始建设,吴晓民团队开始承担“青藏铁路野生动物通道监测评估”课题,这是原铁道部主持完成的“青藏铁路工程”项目内容之一。
 
  今年的研究重点是什么?吴晓民表示,主要是进一步“解密”藏羚羊种群迁徙的具体路线、种群数量、种群遗传多样性等。原来,藏羚羊是一个迁徙物种,生存的地区东西横跨1000多公里;每年的11月~12月,藏羚羊在青藏高原北部的越冬地“度蜜月”、交配,次年五六月份,雌性藏羚羊经过长途跋涉去产仔,然后羊妈妈又带着刚出生的幼仔在七八月份返回栖息地。这是和非洲角马迁徙、北欧驯鹿迁徙并列的全球最为壮观的3种有蹄类动物大迁徙之一。
 
  据介绍,目前生活在西藏羌塘的藏羚羊总数有20万只左右。近几次的科学“解密”中,拍到藏羚羊“集体婚礼”可谓是一大惊喜。达则措是那曲尼玛县的一个咸水湖,在每年最冷的时候,藏羚羊要举行“集体婚礼”。这是怎么回事呢?吴晓民介绍,他们要观察交配场地有多少只羊?范围有多大?藏羚羊是“一夫多妻”式的“家庭”组成,公羊要武力守护自己的“家”,展现自己最美的一面。一般的公羊选择4到6只的母羊来组织家庭,在这之前就要和其他的争夺者进行打斗。在央视的播出画面中,吴晓民指着一只奔跑的雄性藏羚羊表示,它守着10个母羊,过程中母藏羚羊也会“悔婚”跑掉,还要把它追回来,所以安全度过“蜜月期”很不容易。通过埋设的摄像头,科考队还拍到了打完架后疲惫的公羊会嚼冰补水的镜头。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