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联系我们 > 西安:“助力”迁徙路线调查
  2018年年末,一架黑色“纤细”的无人机在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县——西藏那曲市双湖县成功着陆,西北工业大学航空学院“魅影”团队的成员在世界海拔最高的县域完成了历时半月的太阳能无人机科考任务。这次科考任务1月5日在央视新闻频道播出。“魅影”团队队长周洲教授表示,太阳能无人机噪声小,旁边的鸟都感觉不到,经常和无人机一起“伴飞”,对环境和野生动物影响很小。该团队也是吴晓民团队近几次藏羚羊研究的得力“神秘高科技”助手。
 
  2013年开始,借助北斗卫星等高科技手段,科考队发现并确认西藏羌塘色吾雪山及甜水河一带有一个目前青藏高原最大的藏羚羊“产房”。科考队绘制了西藏羌塘藏羚羊的迁徙图,还发现确认了江爱藏布河——这个重要的迁徙通道。
 
  近期的科考为什么选择太阳能无人机来合作研究?吴晓民表示,以前也试着用无人机来帮助科考,但是由于这里海拔太高、风大,普通无人机一般飞半个小时左右电量就不够了。“太阳能无人机续航能力特别强,又带着高精度的摄像机等各种载荷,让我们对藏羚羊迁徙过程中的许多具体路线有了新的认识。比如说,牧区有很多围栏用于牛羊放牧,但之前在藏羚羊迁徙路线不是很清楚的情况下放置的,对野生迁徙物种影响很大。”
 
  随着对藏羚羊迁徙路线的进一步研究,科研人员发现围栏的设置对野生迁徙物种影响很大。吴晓民说,主要影响了藏羚羊的迁徙。过去搞不清具体的迁徙路线,一些围栏就设置在迁徙通道上,而藏羚羊的奔跑速度能达到80公里每小时,高速下看不清围栏,进了网子就很容易受伤或是死亡。如何拆?拆哪里?在北斗卫星定位项圈和无人机的辅助下,科研团队给当地提供了更多的科学依据,拆除了2.5万米的围栏。同时,保护区核心地段居住着部分牧民,为了更好保护野生动物并提高当地牧民的生活质量,让孩子们有学上,当地政府将这些牧民很好地安置在了拉萨附近。
 
  在本次的系列科考中,科研队员在当地还发现了一些死去的藏羚羊。吴晓民介绍,死亡原因主要是打斗中死亡或受伤后被其他天敌咬死的。科研人员提取了组织样本和DNA数据。西藏羌塘、青海可可西里、 三江源和新疆阿尔金山,是藏羚羊的四大地理种群。为了探寻中国藏羚羊四大地理种群的关系,目前基因组序列测试正在进行。
 
  为何做这样的研究?吴晓民表示,藏羚羊生活在极端环境的青藏高原,过去的研究基础较少,加之各方面环境、条件、经费等限制,对藏羚羊的研究还有很多空白,宏观上来说迁徙规律通过卫星定位跟踪及地面调查正在进行,微观方面对四个地理种群之间迁徙的机制通过遗传多样性的研究来得出结论,目前组织样本还在采集之中。
 
  近年来,我国为保护青藏高原的生态环境作出了巨大努力。青藏高原藏羚羊种群由当初估计的5万多只,恢复到目前的30万只;而在上世纪70年代种群数量达到过百万只。吴晓民表示,藏羚羊是野生动物,它的种群数量增长受到多重因素影响,目前种群存活率仅能够达到30%,应该说是恢复性增长的程度。目前,吴晓民团队的研究重点在藏羚羊的迁徙规律以及形成迁徙的内在机制,为制定相关的保护政策提供科学依据。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