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业务咨询 > 西安“娃娃董事”引发热议
作为由西安高新区管委会持股70%的“高新区政策性公司”,事业单位人员兼任西安高新区高管的缘由不难理解。但在面向社会发行债券时,西安高新控股并未能在募集说明书中清晰地公开高管情况。
 
公开市场公布的西安高新控股2017年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董事长、总经理阎玲因个人原因,请求辞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职务。但截至本报告出具日(2017年8月),由于新任董事长、总经理尚待委派,阎玲同志仍行使董事长及总经理职权。”而这一情况,在该公司2017年12月发布的《2017年第一期西安高新控股有限公司公司债券募集说明书》及2018年度前三期超短期券募集说明书中并未提及。
 
发布于2018年6月份的《西安高新控股有限公司2018年度第六期超短期融资券募集说明书》和《2018第一期西安高新控股有限公司公司债券募集说明书》更是说法矛盾——前者附注阎玲已于2016年12月辞职、职位空缺,后者则称阎玲同时兼任高新区财政局局长和高新控股董事长、总经理。记者查询高新区管委会任免信息发现,阎玲于2016年12月同时辞去了高新区财政局局长一职,但公告所写的“闫玲”又与“阎玲”写法不一。
 
以上疏漏在李甜、赵雪莹、朱玥三人履新前都未被关注。直到11月2日,“西安国企任用年轻董事”的消息跃入公众视野,西安高新控股原本告一段落的“新老交替”,又不得不面对新的问题。
 
工商登记信息显示,1984年出生、曾在西安佰仕达人才服务公司任职的李甜不仅出任西安高新控股一家企业的董事长、总经理,同时也出任高新控股旗下4家子公司的法人、两家子公司的高管,全面“接班”阎玲。1993年出生、工作经验两年的赵雪莹也同时任西安高新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及旗下一家子公司监事。“95后”朱玥则大学毕业一年,供职经历不详。
 
西安高新控股是一家截至2018年6月底总资产为1270亿元、净资产为403亿元的国有企业。根据《企业国有资产法》规定,履行出资人职责的机构任命或者建议任命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应当具备的条件之一是:有符合职位要求的专业知识和工作能力。
 
李甜等3人为什么能当选千亿国企高管?舆论对其家庭背景及任用流程有诸多联想。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