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业务咨询 > 2018城投公司违约呈现三大特点
   近年来出现的违约中,城投债表现远好于产业债,即使2018年众多城投公司出现违约,城投债也仅只出现1只债券违约,并且不久便实现兑付。这表明城投债的“信仰”仍然存在,但不可否认的是,城投债“信仰”也在发生渐变。城投债“信仰”的变来自地方政府融资渠道终会被地方政府债券和PPP模式所取代以及城投公司内在转型的变,对信用评级的影响主要体现在城投公司个体风险因素在信用评级中的因素上升,自身实力对信用质量的影响越发重要;城投债“信仰”的不变来自城投公司地位和政府的支持,地方经济财政实力、平台地位仍然是对城投公司最重要的评价要素。
    2019年,城投公司和城投债违约现象仍可能继续出现,其主要违约风险点包括经济下行、财政收入下降;土地出让收入下降;城投公司转型风险突出;监管持续发力,城投再融资能力受限;担保压力较大,代偿风险突出,等等。
    在近年来信用风险事件不断暴露下,不少城投公司非标产品出现违约,甚者出现首单城投债违约,这说明城投公司违约虽有所迟到,但终没有爽约。2018年不少城投公司出现了违约现象,其特点表现如下:
    ——地方政府信用质量分化,城投违约集中于中西部地区和市县级。
    从地域来看,城投公司违约东中西部地区均有发生。东部地区主要是天津市、辽宁省。中部地区主要是湖北省、湖南省。西部地区主要是贵州、内蒙古、四川、陕西和新疆。从行政级别来看,除了天津市政建设集团,其他城投公司违约均集中于市县级,且以中西部地区数量为多。由于中西部市县级政府经济财政实力较弱,城投企业实力不强,同时,在整治违法违规举债背景下,城投企业流动性压力格外突出,从而出现城投企业大面积违约发生。天津市虽属于东部经济发达地区,但天津市债务压力较大,天津市政建设集团平台地位不高,偿债能力明显趋于恶化,因而成为了东部地区唯一违约的省级平台。
    ——受严监管影响,信托、资管、私募等产品违约多,债券违约少。
    就具体产品而言,信托、资管、私募等产品违约明显高于债券。2018年城投公司债券违约仅新疆建设兵团农六师,并且这只债券很快得到了兑付,大部分城投公司违约产品主要为信托、资管、私募等产品。城投债券违约较少,与能够在债券市场融资的城投公司实力均比较强、偿债能力较强有关,只有实力相对较弱、风险相对较高的城投企业才不得不以更高的价格通过非标产品进行融资。同时,相对债券这些标准化产品,非标融资受到严监管的影响明显更大。
    ——因担保牵累,城投公司代偿风险暴露也较突出。
    城投公司对外担保较为突出,根据对近2000家样本城投平台的统计结果显示,超过89%的城投企业存在对外担保,对外担保金额超过5.8万亿元。城投公司对外担保既包括城投互保,也包括对非城投企业的担保,比如民营企业。当被担保企业面临债务风险,无法如期偿债时,城投平台因而承担代偿责任,这可能会加重了城投平台的债务负担,出现流动性危机。2018年部分城投公司违约重要原因是由于受担保牵累所致。
相关推荐